一栗好書/語理分析的思考偽術/p10-11

從 Luzi82_wiki

< 一栗好書 | 語理分析的思考偽術
在2005年8月21日 (日) 01:07由Luzi82 (對話 | 貢獻)所做的修訂版本
(差異) ←上一修訂 | 最新修訂 (差異) | 下一修訂→ (差異)
跳到: 導航, 搜尋

目錄

前言

  本文是栗子在《明報》李天命網上思考裡發表的文章,以批評《語理分析的思考偽術》一書。文章抄到這裡以後,略作修改,以增可讀性。

  《語理分析的思考偽術》略稱為《偽術》。

  《李天命的思考藝術》略稱為《李術》。

  《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》略稱為《語法》。

  《偽術》作者在此略稱為乙某(至於甲某是誰,可以看看《李術》)。

  如有錯誤,請多提點。

  如果各位有《偽術》,《李術》和《語法》,不妨拿出來參照參照。

《偽術》批評的地方

  《偽術》在 p10-11 批評李氏以下兩段文字:

  《李術》終定本 p107 「前面用了兩節……他只是未能實現自己的命運罷了。

  《李術》終定本 p298 「總之,『上帝』一詞有多個意思……而且我是多神論者。

《偽術》的評論

  最後翻開乙某的《偽術》 p10 :

  看過上述引文後,讀者會對「命運」、「上帝」等慨念有更深刻的了解,有更多的啓發嗎?不會!你衹會覺得這些衹不過是一些空洞無物的慨念,衹配惹人遐想,逗人發笑而已。你能不佩服這種「化神奇為腐朽」的「偽術」嗎?

  藝術一:將感官範圍以外的概念內涵盡量收窄,或作為搞笑材料以引開讀者的注意力,排除一切嚴肅思考的可能性。此謂之化神奇為腐朽也。


  《偽術》 p11 還告訴大家:「語理分析不能解決現實問題的。」例子如下:(p11)

  當太太問:「你還愛我嗎?」

  ……(略,說丈夫說「不」和「是」也不行)……最妥當的回應就是用行動來表示心意──馬上和她親咀,使她的咀巴忙不過來發問,即所謂無聲勝有聲。

  (栗按:相信我,這招不管用的,反而會更糟糕。你不答,對方反而以為你有甚麼東西隱瞞著。)

栗子評《偽術》

誤用例子,推引錯誤

  雖然乙某沒有指出這兩個詞語是不是空洞慨念,但如果乙某認為是,那以上指控並不成立(若有人說 1+1=2 ,你或許會笑他低 B ,但不會罵他錯的)。由此可以斷定乙某認為兩者不是空洞的。

  但乙某沒有解說或分析為何二者不是空洞。噢,似乎是乙某認為不用解說,也懶得去分析,因為「語理分析不能解決現實問題的」。乙某又推了個例子(太太的發問)說明說明。

  但他所推的例子,根本和語理分析無關,頂多只是推出「無聲勝有聲」(而且推論失敗,見按)。這是誤用不相干的例證。這不是無聲勝有聲,而是講多錯多。

  相信各位(包括李氏)也知道,語理分析不是無所不能。它不能用來切蛋糕,更不能用來造出一塊誰也舉不起的石頭。但有所不能,不代表無能,更不代表有錯。乙某始終不能利用這些例子引證語理分析為錯誤。

  同情的了解,乙某可能認為,「命運」「上帝」不是空洞的理由,不需說明,「無聲勝有聲」。如是者,我們可以這樣對乙某說:

  栗:「你是一個白痴。」

  乙:「你憑甚麼這樣說?」

  栗:「『無聲勝有聲』,毋需說明,吹呀。」

  「無聲勝有聲」,似是理屈詞窮無話可說時,唯一可以做的事,以免講多錯多。

不相干的指責

  李氏「命運」一文,旨在解說「有些詞語有曖昧性」。「上帝」一文,只是在展示「釐清上帝的定義」在「九月辯論」的重要性。至於該否讓讀者(或九月辯論的聽者)對此二字有甚麼了解啓發,則不在原文的旨趣。

  乙某:「看過上述引文後,讀者會對「命運」、「上帝」等慨念有更深刻的了解,有更多的啓發嗎?不會!」的指責,叫人費解。

感官範圍以外的概念內涵盡量收窄?

  如果「命運」「上帝」是感官範圍以外的概念,那李氏到底怎樣把它們的內涵收窄了?

搞笑有罪?

  如果不是把慨念扭曲,那把它作為搞笑材料看待,有何不妥?是不是一定要嚴肅才得到正確的結論?

引開讀者的注意力?

  本來讀者該注意甚麼?李氏把讀者的注意力引到哪裡呢?

  反觀乙某,李某本來在解說「有些詞語有曖昧性」,展示「釐清上帝的定義」在「九月辯論」的重要性。但乙某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哪裡去呢?

個人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