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栗好書/語理分析的思考偽術/p28-32

從 Luzi82_wiki

跳到: 導航, 搜尋

目錄

前言

  《語理分析的思考偽術》略稱為《偽術》。

  《李天命的思考藝術》略稱為《李術》。

  《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》略稱為《語法》。

  《偽術》作者在此略稱為乙某(至於甲某是誰,可以看看《李術》)。

  如有錯誤,請多提點。

  如果各位有《偽術》,《李術》和《語法》,不妨拿出來參照參照。

《偽術》批評的地方

  《偽術》在 p28-32 批評李氏以下一段文字:

  《語法》 p32 ,「語理分析的定位:思考方法學的起點」一章。

《偽術》的批評

  p28 :

  先看所謂概念問題,難道分析真、善、美這些慨念,就會令讀者成為真、善、美的人嗎?絶不!……(一堆真善美的定義)……原本真、善、美是認識的問題、實踐的問題、體驗的問題,現在語理分析卻偷天換日把它們當作概念問題去分析,那衹會抹煞掉經驗背景的因素,無助於問題的真正解決。

  至於所謂經驗問題,原文從沒給予「宇宙膨脹」的概念下定義和史實例釋,令人驟眼看去,好像科學方法真的要倚靠語理分析為基礎。雖然對行外人來說可能是這樣,但作為科學的發展就並非如此了。有關宇宙膨脹的實際情況卻是:

  ……(一堆發現宇宙膨脹的過程及方法)……

  ……對行外人來說,概念分析是起點;對行內人來說,概念分析是終點……

  ……但是,在談到「語理分析是思考方法學的最基本部份」後,就馬上擴充改稱之為「方法學的起點」,從一個屬類(思考方法學)名稱誇大為一個種類(方法學)名稱。……為了簡略「思考」兩個字……另文一段註釋……使人稍不留神便聯想到那是一切方法學的起點……隱藏著含混的手段……

評《偽術》

混淆問題之一

  本來是「甚麼是真善美」的問題,被乙某變成「如何成為真善美的人」的問題,怪乎?


  一班語理分析家,思考著「甚麼是色香味」的問題。

  襌學家跑過來:「難道分析色香味這些慨念,就會令你們炒出色香味的菜嗎?絶不!……(一堆色香美的定義)……」

  語埋分析家恍然大悟:「呀,多謝你,你答了我們的問題了!」然後一伙兒溜去吃飯了。

混淆問題之二

  本來是「宇宙是否在膨脹」的問題,變成了「該從甚麼途徑發現宇宙在膨脹」的問題,怪乎?


  很久以前,在人類還未知道脂肪這東西的時候,一班科學家,發現有人發褔,就思索原因。

  突然一位科學家恍然大悟:「讓我們先釐清『脂肪膨脹』一辭的意思……」

  這科學家結果被送往青山。


  到了現在,一班語理分析家,圍著一本叫《脂肪膨脹》的書,尋找「脂肪膨脹」一辭的意思。

  一位襌學家跑過來,喋喋不休,說甚麼「該從甚麼途徑發現脂肪在膨脹」云云……

  「夠了。」語理分析家說:「你現在可否告訴我,甚麼是『脂肪膨脹』?是脂肪在逐漸積聚?還是脂肪可以變大?還是……」

  但襌學家繼續喋喋不休,說甚麼「該從甚麼途徑發現脂肪在膨脹」云云……

  這襌學家結果被送往青山,與科學家同住一間房。至於二人有沒有發福,有沒有「脂肪膨脹」,無人知道。


  這叫做答非所問。

可讀性的問題

  乙某在最後,表示了《語法》中,以「思考方法學」簡稱為「方法學」,會混淆視聽。

  但以乎乙某沒有引用《語法》 p32 一句:「現代的思考方法學(或簡稱「方法學」)」的字眼。不知道這是不是「隱藏著含混的手段(《偽術》)」?

  有些時候,我們為了精簡句子,增加可讀性,會把一些枝節刪走,或用一些代詞暫時取代。就以《偽術》一書論,該書亦把《李天命的思考藝術》略稱為《李術》,把《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》略稱為《語法》,我們總不可以批評乙某這樣省略書名。至於讀者能否吸收,則是讀者的語文理解能力問題。

  乙某的質問,表現出乙某可能有語文理解能力的問題,尚可體諒。至於李氏,他的文字沒有照顧到這些力者,亦可體諒。當乙某寫《偽術》的時候,還不是假設讀者能夠看得懂中文的嗎?

個人工具